“营改增”背景下建筑企业的纳税筹划

为进一步深化税制改革,解决增值税与营业税并存的双重征税问题,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于2016年3月23日下发了《关于营业税转增值税试点项目的通知》(财税发201636号)。自2016年5月1日起,全国全面实行营业税转增值税(以下简称营业转增值税转增值税)。在试点项目中,建设、房地产、金融、生活服务业的营业税纳税人全部纳入试点范围,营业税由缴纳营业税改为缴纳增值税。本文结合《企业增加》文件中的要点,提出了建筑施工企业如何应对“企业增加”的若干方案,以帮助建筑施工企业有效控制税收风险,减轻税收负担,防范涉税风险。

_关键词:企业增加建筑业企业;税收筹划;扣除增加后企业增加的建筑业税率已由3%的营业税改为11%的增值税,这不仅导致税率改革,而且也使建筑业由营业税的内税改为营业税。增值税的加价税,更重要的是,它会改变企业的经营模式、组织结构、供应商选择、增值税风险带来调整和影响。考核不仅是企业的财务管理能力,也是企业的综合管理水平。因此,发票的变更是“营业税发票”向增值税发票的形式,但其核心是管理,加强过程管理,实质上涉及到建筑施工企业的利益和企业税负的变化。

对于建筑业来说,税率的提高给建筑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因此,本文结合《企业增发》文件中的几点,对建筑企业如何应对“企业增发”提出了几点设想。希望该方案能帮助建筑施工企业有效控制企业的税收风险,防范税收风险。1。规划方案(1)根据财税文件2016号的规定,选择简单的征税方式(1)一般纳税人可选择将简单的征税方式应用于合同工程提供的施工服务。发包提供建筑服务,是指建设单位不购买建筑工程所需材料或者只购买辅助材料,并收取建筑服务的劳务费、管理费和其他费用。

2。一般纳税人对甲供工程提供的建筑服务,可以选择适用简易的税收办法。供应工程,是指由承包人采购全部或者部分设备、材料、动力的建设工程。三。一般纳税人对旧建设项目提供的建筑服务,可以选择简单的征税方式。旧的建设项目参照附件二的规定,试点纳税人在提供建设服务时,实行简易的纳税方式,销售额为从工程总价中扣除分包付款后的余额和取得的附加价款费用。也就是说,对于2016年5月1日以后新建的项目,如果选择简单的征税方式,则施工分包合同的最大比例可以从销售中扣除,并按差额征税。

这样,选择一种简单的征税方式,税收负担就会低于营业税。第一点,我们提到,合格的建筑施工企业必须积极争取和充分利用政策精神,选择简单的征税方式,但在某些情况下,选择“合同材料”征税方式比简单的征税方式更为有利。解释一下。B公司为一般纳税人,承建通信工程,工程总造价100万元。承包商提供电力。B公司使用“合同材料”采购材料和设备。增值税进项税率为17%,增值税总额为60万元。_如果B公司选择简单的征税方式,则增值税为100(1+3%)*3%=291000元;如果B公司选择“合同材料”征税方式,则增值税为100(1+11%)*11%-60(1+17%)*17%=119000元;在这种情况下,简单的征税方式多于“合同材料”征税方式。

建筑施工企业在什么情况下缴纳增值税,简单的征税方式比“承包材料”征税方式要多?_我们可以假设材料和设备的进项税率为17%,并且推导过程很小。销售/(1+3%)*3%>销售/(1+11%)*11%——投入/(1+17%)*17%,则采购/销售>48.16%。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这是因为在签订合同时,大部分可抵扣的进项税来自于材料和设备,其税率最高,为17%。这就增加了进项税的扣除,减轻了企业的整体税收负担。

对于建筑施工企业,当可抵扣的材料和设备超过销售额的48.16%时,一般采用“合同材料”计税方式,当可抵扣的材料和设备低于销售额的48.16%时,一般采用简易计税方式。(3)加强对分包商和材料供应商的管理;(3)对建筑施工企业来说,工程分包和原材料采购是重进项税的两个来源,特别是在建筑施工企业实行“营改增”后,可抵扣进项税的金额直接决定了税收的b。企业应交增值税的乌尔登。因此,在“业务增长”后,建筑施工企业应加强对分包商和材料供应商的管理,改变选择分包商和供应商的观念。

应综合考虑分包商和供应商的资质、免税价格和税收负担,尽量选择实力强、信誉好、进项税额扣除率高的分包商和供应商,而不是只以总价为唯一衡量标准。商务谈判为增值税的顺利抵扣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同时,在“业务增长”后,建筑企业可以考虑将非核心业务外包,集中有限的资源,发展对企业有利的业务,这样不仅可以配置有限的资源,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而且可以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浪费资源。例如,建筑施工企业在承接工程时,在允许转包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将技术含量低、人工成本高、成本高的部分,如土方开挖、光缆敷设、通信电杆架设等,转包给一般增值税纳税人,以便它不仅可以取得进项税发票,抵扣增值税,还可以取得增值税。

为了减少企业的劳动支出,集中企业有限的资源,充分发挥项目的优势,可以说一石二鸟。(四)合同管理;企业的合同管理是企业内部管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合同的具体条款将直接决定企业的纳税情况和所承担的税收负担。一般纳税人应利用增值税与增值税的分离,通过合理的业务安排,减轻企业的税负。(一)明确合同相对人的主体身份。在“企业增值”政策出台之前,服务提供者,即合同的相对人,是企业的纳税主体。在“企业增值”政策实施后,服务提供者,即合同的相对人,可以成为增值税的一般纳税人。

因此,在签订合同时,考虑合同相对人是小规模纳税人还是一般纳税人,提供的发票是普通发票还是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税率是多少,有必要在合同中完善当事人的姓名和有关资料。OICE、企业是否可抵扣等(2)确定“营业税增税”前的销售价格、加价费用、增值税等,建筑施工企业为营业税纳税人,缴纳营业税。合同总金额含税,属于价税。“营业税增”后,建筑业企业缴纳增值税。增值税不包括税价和税,两者是分开的,属于附加税。

因此,有必要明确合同价格是否含税,明确不含税价和增值税。在采购过程中,会有各种额外的价格费用,但也必须在合同协议书中说明这些额外的价格费用是否包括增值税。(三)不同税率的服务内容应当分别核算。同一建筑业企业,税率可以不同,如百分之十一或者百分之六,甚至可以在同一合同中约定不同的税率。因此,在不同业务的同时经营中,需要在合同中明确不同税率项目的金额,并对各子项目进行详细核算,以防止会计核算不清造成高税率或高税率的应用,带来税收风险。

(5)集团公司经营计划(1)组织扁平化。大型建筑企业集团内部组织结构复杂,管理层多,子公司多。本集团承建的工程分包实行逐级分包,实际由下级子公司承建。结算完成后,下级子公司逐级向分包商开具发票。增值税“以票控税”,如果流通环节增加,可能导致项目增值税销售项目。税收不匹配会增加潜在的税收风险。因此,建设企业集团应根据自身特点,改变组织结构,缩短管理链,压缩管理水平,扁平组织结构,降低涉税风险。(二)税收筹划方法。

建筑业企业购买的可抵扣材料较少时,建筑业企业单独提供建筑服务时,通常采用简单的税收方式,可以真正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但是,对于本集团经营的建筑业企业,简单的征税方法不能扣除上游的进项税。因此,如果同一集团内的施工企业上下游业务能够有效匹配和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建议采用一般的征税方法。因此,集团内的建筑施工企业应制定税收办法,选择有利于企业的税收办法。(三)集团内部关联交易规划。一般来说,大型建筑企业集团内部存在工程分包、内部服务或服务、内部购销等关联交易,增值税税负与集团内购销项目往往不平衡。

例如,一些独立建筑企业的进项税不足,税收负担较高,而一些独立建筑企业的进项税过多,预扣税过多,容易导致集团整体增值税负担较高。建议建设企业集团在不造成关联交易税收风险的基础上,通过合理调整关联交易价格,调整内部单位之间的增值税负担,最大限度地降低集团的整体增值税负担。2。结论性意见“增商”是建筑施工企业的一项全面、系统的工作。企业在管理过程中,应注重业务流程的梳理、政策的研究、税收法律法规的研究、完善税收管理制度,避免因“业务增长”而带来的企业,结合行业特点和自身经营状况。

税务风险,建议施工企业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1)认真学习政策,加强业务学习;(1)税务知识,业务管理流程,包括供应商和合同的梳理,加强发票管理,细化财务会计等;(3)重签明确涉税风险点,加强涉税风险点管理。(2)建立完善的税收管理制度;(3)对涉及增值税的原材料、设备的建设预算、招投标、业务分包、采购等作出详细规定;调整工程计价规则,建立“价税分离”的计价机制,转移建设税负担。企业对工程造价合理;(3)在投标过程中,对投标文件作详细规定。

应明确价格和税务相关内容的规定,如是否含税、税率多少、代表他人购买甲供物资和采购系统设备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归属等,以避免出现税务减免情况。(3)取得全额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加进项税额抵扣;(3)建筑施工企业应从物资采购入手,选择具有一般纳税人资格和一定知名度的供应商和分包商,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在行业内享有良好声誉,以取得全额进项税额。扣减,以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4)副业大而灵活;(4)对于多元化的大型综合性建设集团,要以“营改增”为契机,提高管理能力和会计水平,集中有限的资源,突出主营业务优势,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浪费,最大限度地实现分红。

通过税制改革,不断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本文就如何应对由营改增的问题,提出了几项建筑企业税收筹划方案,希望能给建筑企业带来相应的启示。建筑施工企业应注重优化管理模式,调整管理思路,系统与流程相结合。在“企业对企业成长”过程中,施工企业各部门积极参与,通过不断磨合和调整,运用市场规则的变化,逐步顺利完成企业对企业成长的转变,降低税收风险。参考文献:顾春晓。建设企业应对“营改增”的五大财务对策是:2016、5、5。

刘天勇。税率急剧上升到11%。七是建设企业控制税负的对策。中国税务律师事务所,2016-4-11。。